祁北年

给你发发

做了一个和以前场景设定都一样的梦,还是初中的学校道路。会在特定的时间点和地方遇见特点人,类似游戏设置的剧情和NPC,然后你要完成他们的任务。以前在放学路上和男主一起遇见一个高高的男人,并被带入一个城堡。触发各种剧情后拯救了世界(这一段梦里都是男主视角)以前是第一次错失了一些剧情导致拯救失败,也不知道是怎么重制剧情的又回来了于是第二次成功。
今天又做的时候发生了改变。第一次按着剧情走成功了,结果又回到了开始点。又和男主走在路上看到高个男人的时候突然冒出个念头“我们逃走吧不和他说话就不会有后续剧情了,今天不想干别的只想待在一起玩”。于是我们就避开了他,然而并没成功。随后路前方出现了一个又一个NPC,试图和我们搭话,我们同样一一避开。最后他们应该是无法容忍了,就一起靠暴力威胁封住了路,把所有人都拦了下来。(这一段人们非常非常挤,都快被压扁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抱着被子)
那个时候本来只是想逃掉一天休息一下,不想被一直被他们控制,但是突然就有了逃走了就不用再回来的感觉。于是正当他们过来走向我们的时候,我们趁乱溜了出去。然后一直跑一直跑在街边上(这时我突然又切到了男主视角)“我”看着我笑得很开心,转头看“我”的时候表情一瞬间变得惊恐。“我”问怎么了,我说“我”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然后突然我又切换到了自己的视角,后面传来他们追来的声音。我一回头就发现一只狗扑到了我脸上,之后大概是被咬死了。
然后我醒了…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异世界的影响,才会改变原来梦的走向。可是我明明最近在看钻A和小排球这么热血励志的番(´°̥̥̥̥̥̥̥̥ω°̥̥̥̥̥̥̥̥`)。

美队3(大概剧透)

一刷时一对二那段,真的我紧张的把手都掐红了。二刷后冷静了些,觉得这其实是个开始。
因为mcu里盾铁关系其实还远远没有616,AA,emh中任何一个宇宙里的关系来得更为亲密信任和重要。我完全不能接受和相信cap会在和妮妮达到上面三个宇宙里的关系前提下,还对妮妮做出这样的事。
mcu里盾铁更像还只是刚刚探索着寻求深入了解的两个人,所以不妨把这个当做一个饱含痛楚的开始,未来还有回旋的余地和达成彼此真正信任的可能性。


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也给自己留了个蛮好的偏正能量的结果(.)但是在lof看到一些妹子们的观后感…哇的我就想哭了…去他妈的想什么以后吧,我就是要发泄下,怎么可以这样…甚至阴暗的想过让妮妮在复联3最后挂了算了吧,虐啊虐啊比比谁更虐啊,让cap知道,不是什么事你以为错了之后都会有挽回余地,不是什么人你以为伤害后只要道歉,以后就还有和好可能,说什么有需要你一定会在,真希望看看你没有及时赶到而后失去他的样子。


😭😭😭不行,太消极了。

喻黄小短篇(已完结,角色死亡注意,狗血注意)

这是几年前在学校晚自习的时候写在小本子上的,想想还是存到lof上吧。没有取名,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脑抽写这个

角色死亡注意!狗血注意!


正文:


黄少天退役七年后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自己日子明明过得也不错,乐呵呵地走在奔土豪的大道上。蓝雨有小卢他们在,叶修那死不要脸的也没事竟然会找他聊聊。魏老大也回去过那圆润的不害臊的小日子去了。队长五年前退了役…
哦!原来问题在这。
最近黄少天对自己的记忆力深感遗憾,退化到这一步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敏锐如黄少天,他立马发现不对了。喻文州竟然只比他晚两年退役。凭他那手速,明明可以成为他们这一代的四季青呀。
良久思索无果。黄少天灵光一闪,直接打电话问队长不就好了吗。
黄少天这才从盘腿的姿势里解脱出来,半个身子探出床外去拿手机。手机拿到手后有不对劲了。锁屏画面是喻文州睡着时被签字笔画得鬼画符一样的脸。画面上“输入密码”的大字正好遮住了喻文州的眼睛。
啊咧,密码是什么来着。
天哪天哪!不会是外星人把他改造过了吧,还是其实他不是黄少天误以为自己是黄少天。啊呸!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就是蓝雨的黄少天,如假包换。
可是他还是稍稍难过了。他想自己是记忆力衰退太严重了,这样下去他会谁也不记得的。

黄少天越想越难过,只好一直盯着手机上的喻文州看。
黑了,按一下。
又黑了,再按一下。

然后黄少天又睡着了。

那是一个吻。
他在对着电脑爆手速的时候,在大冬天吃着凉了一半的饺子的时候,在新年周围闹哄哄一片的时候,在退役发布会的后台努力扬起笑脸的时候,在他喝醉神志不清地嘟囔着“对不起,我再也不能做你的剑”的时候,
在他看到半夜跑来他家的喻文州,急急跑下去,却在看到人后放慢脚步的时候。
喻文州揉了他的头,喻文州牵着他的手,喻文州给了他一个拥抱。
喻文州吻了他。

然后黄少天又醒了。
惨了惨了!他竟然做了春梦。对象还是他的队长!队长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来找他pkpkpkpkpk的!!
黄少天突然很想见喻文州,想到胸口闷闷的,胃里胀胀的。
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黄少天接到了叶修的电话,问他明天出不出去吃烧烤。他对叶修这种反常的行为深感怀疑。
他问叶修知不知道喻文州在哪,他想见他。
叶修半晌没动静,像是抽完了一根烟才开口说他想想。
黄少天直嚷嚷这有什么好想的,不服来战阿混蛋!
叶修机智地趁还没开始一连串pk轰炸就挂了机。

叶修对着夜晚的天空发了会呆,想起五年前那个夜晚,他陪着黄少天在急诊室的门口,看着他把这一辈子的魂都给丢了。
那也是这样一个夜晚,平静到让人感觉风雨欲来。

黄少天接到了叶修的第二个电话,说明天带他去见喻文州。
黄少天喜滋滋地挂了线,回床上继续躺着。
黄少天觉得自己喜欢上喻文州了,意识到这一点虽然很害怕,但是他又很快想通了。

他想喻文州不会不喜欢自己的。
他想不论怎样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他想明天一定要告诉喻文州,
他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喜欢他了。


END.



于是这就是一篇多年前在晚自习不知道收到什么刺激的我写完的小短篇。喻队出车祸死了,少天之后精神有问题,伴随着间接性失忆和嗜睡。

有错字和bug欢迎指出(ㅎᗨㅎ)

想想我那天晚上肯定受了很大刺激…(⸝⸝⸝ᵒ̴̶̷̥́ ⌑ ᵒ̴̶̷̣̥̀⸝⸝⸝)



大腐2华福小段子


他至今也无法描述这种感觉。

就像是你从怀里掏出烟斗的时候,却没想到怀表也一起掉了出来。

你看见了。

于是你脑子里想着“要抓住他”,但是太快了,你的手指甚至还没来得及颤动一下,它就摔在了地上。

不,不,这不合常理。

而且那是你心爱的怀表,那是你每每想着该丢了却又丢不掉的,心爱的怀表。

琰殊小段子05

这次很短...



“景琰你要去东海了?”
“是啊,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也注意些别再惹你爹生气了,我在的时候还能帮衬一下,你一个人还指不定被罚成什么样呢。”
“说得好像我成天只瞎闹了,就算真出事了还有太奶奶呢。”
“得得得就知道搬出太奶奶。”

“对了景琰,我听说东海有鸽子蛋那么大的明珠,带回来给我瞧瞧呗。”
“不干,我是去打仗又不是游山玩水。”
“喂萧景琰,你没差到那种地步吧,连找个珍珠的时间都没有?我不管,我就要。”

萧景琰笑了笑,没说答不答应。

“听你最近时有咳嗽,可别再冻着了。”
“知道。你放心,我身体好着呢,死不了。”
“知道你厉害。那我走了小殊。”
“嗯,路上小心。”

萧景琰骑上马,走前回头看了一眼,林殊笑着送他,眼睛都眯到一块去了。


给不给他带明珠呢,萧景琰边想着边笑了。


他当然还是亲自去找了,也真的找到了鸽子蛋般大的明珠。


然后那颗明珠却在他枕边躺了十二年。

之前在哪看到的来着 一个姑娘说的太好了。靖王把梅长苏当谋士,也许还有朋友,可以推心置腹,却不到知己。所以他会担心他出事,会对自己之前伤害误会他的事情懊悔难过,程度却不够。打个比方,预告里他知道梅长苏被带走,虽焦急担心,但因为什么都不能做所以他只能选择相信梅长苏而按兵不动。如果他知道那是林殊,再联想到林殊的身体状况,那伤害值完全不可比。靖王冲动到直接冲去悬镜司是一件非常可能的事,所以这就是梅长苏说过他不愿告诉靖王他是林殊的原因之一,会坏事。

有姑娘分析靖王单单对梅长苏的感情,我这里只说说自己看法,大家看看就好。

靖王对他有感情,但不会深。梅长苏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因为他出现地奇怪,选择要辅佐他也很奇怪。靖王其实对梅长苏为何选他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答案,几次讯问都是被搪塞,为名利这个回答在相处中已经被彻底否掉了。其次,梅长苏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很感激,两人也在很多方面志同道合。
若说要有什么微妙的情感,我认为是梅长苏身上林殊的气息浮出来的时候,下意识习惯的小动作也好,对战事的看法也好。靖王虽时常都能找到台阶下,不去深究。但这种感觉若说对靖王如何看待梅长苏没有影响我是不会信的。

再说林殊,他在萧景琰心里位置太重。对林殊的感情有一天在,靖王就不会所谓地爱上梅长苏。毕竟在他眼里他们是俩个人,梅长苏的位置还及不上战英那群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怎么可能及得上林殊。

林殊是白月光说法我不是特别赞同,白月光有点触不可及。但林殊对萧景琰来说,一直是他的小殊。原著里偶尔写道回忆,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他护着林殊。那是从小便和他在一起的人,甚至身边的人都会觉得,他是最应该对林殊好的人。剧中群主和萌大将军曾说“没关系,他不知道,不还有我们吗?” 这句话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果靖王知道梅长苏是林殊,他肯定会护他周全,没其他人什么事了。

所以我觉得第一所谓替身不成立,不说梅长苏本来就是林殊,靖王也未在梅长苏身上特意找寻林殊,并对他有过界的感情和想法。第二靖王在梅长苏与林殊之间犹豫不成立,孰轻孰重十分明显。

其实开着上帝视角我们很容易混淆,心疼梅长苏,我不觉得这是三个人的恋爱是因为靖王心里若要说爱,根本没梅长苏什么事,而梅长苏在扯到旧事时心底是拿自己当林殊看的,比如他在知道靖王打算自己去找夏冬时极其自然说出的谢。

所以我是没有把梅长苏和林殊拿两个人看的。梅长苏就是林殊,从科学上和心理上来讲都是。只是林殊要做很多事,需要这个名字做个掩护。

所以有姑娘说她心疼喜欢的只是梅长苏,不是林殊。我只能说,你否定他的本身,否定他的过去,否定那个他觉得他真正该是的那个人,强行拆开梅长苏和林殊,是否定了他存在的价值,何谈喜欢。

当然以上都是我自己想法,觉得不对的不要来咬我哟

靖苏小段子02



梅长苏在外等了半个多时辰,加上后来情绪激动得很,身体已经是撑不住了。在靖王府里商讨救卫峥之事时,脸色已经愈发苍白。靖王看在眼里,心中不忍与愧疚之情愈增。

“先生身体不好,先回去休息吧。”

梅长苏点头应了,却没抬眼看他。作揖告别的礼数都很到位,只是却未从密道走,硬是又迎着风雪出了靖王府。

蒙将军却未急着离开,目送梅长苏离去后,转身对靖王说:

“殿下不在的时候苏先生一直病着,前两日才稍稍有些好转....”

却是没再说下去。


靖王脸色很不好看,复杂得很。

夜里靖王独自一人进了密室,铃铛还断在地上,想来梅长苏也没再管它。这苏先生,虽然平日一副是自己的谋士的姿态,和自己君臣之仪保持得很好,但偶尔显露出来的小性子倒叫他觉得可爱,还有点熟悉。


很多时候他总觉得要抓到什么了,却总感觉是一场空,因此他觉得自己看不破梅长苏。


靖王拾起铃铛,将它重新装好。这次,是他太过分了。

对梅长苏,知己二字也许太过了,推心置腹却也说得上。他毕竟是自己的人,之后必须得护他周全才好。





“小殊,我以前和你说我护着你的时候,你可是很乖的说谢谢景琰哥哥来着。”

“呸呸呸我才不信呢!谁要你护了!咱俩还指不定谁厉害呢!”

星期一,下雨天,彩虹


一切与现实不符的都私设,私设脑洞多,不喜勿入。






清晨崔胜铉就把权志龙喊了起来。权志龙还是懵懵的,就跟着崔胜铉走了。

外面在下小雨,天很蓝很高,心情很好。

他们本没有告诉别人,然而经纪人还是不放心的跟了过来。权志龙背对着经纪人朝崔胜铉嘟了嘟嘴,崔胜铉把他拉到身边,把身后的人甩在了后面。权志龙就笑了,眼睛躲在墨镜后面,笑意却是满出来了。

他们最近很少两人单独出来,这次...嗯就勉强当作是了吧。崔胜铉说要带他去8818看椅子。权志龙知道他哥是一个艺术家,顺便把他也熏陶得越来越像个艺术家了。

到的时候,雨停了。

彩虹出来了。

周边的一切都还带着清新的雨意,彩虹就带着它的光芒出来了,一下子夺走了人们所有的视线。



崔胜铉以前也看到过彩虹,那时他还是小胖子。他常常和权志龙,加上永斐三个人一起。

那天好像是夏天,因为雨下得很大很大,像是夏日才会有的雨。可是又好像是冬天,因为权志龙感冒了,每说一句话都是满满的鼻音,身上都是冷冷的,让崔胜铉总是忍不住想抱抱他。他们三人一起在外面吃了饭,这对已经是练习生的志龙永斐来说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回去路上突然下了雨,来势汹汹。本来是打算三人跑回去算了,可是权志龙本来就感冒,另外两人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再淋雨了。于是崔胜铉就陪着权志龙在小小的屋檐下等永斐回来。

权志龙看起来有些冷,崔胜铉说我这么胖很暖和的,我抱抱你吧。权志龙眨了眨眼睛,乖乖地被崔胜铉抱着。嗯...是很暖和。

权志龙把小脑袋缩在崔胜铉肩窝里,说了些什么,因为感冒和衣服的阻隔声音显得那么软糯,还哑哑的,和平时小奶音不太一样。而那句话连带着说话时带出的热气,还有权志龙动了动的小脑袋一起把崔胜铉的心震得一颤,随即像水波一样荡开去,荡到现在都没停止,每次回想起来,当日的心情都还是那么清晰。

权志龙说,崔胜铉,你来YG好不好?

然而雨竟然停了,天边出现了大大的彩虹,权志龙见他没反应抬起头来看他,那彩虹的光照在了权志龙的脸上,眼睛里亮亮的。




崔胜铉怎么回答的,他不记得了。反正他肯定没有拒绝。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办法真正拒绝权志龙。




现在他们一起可以算是偷偷地两人一起,竟然又看到了彩虹。偷偷地一起发个INS,偷偷的暴露一下他们看到的彩虹,偷偷告诉大家自己心情很好。一转头,还可以看见彼此的笑脸。


那么好那么好,可以一直在一起。

之后还有很多次可以偷偷的出来玩,可以偷偷再看一次彩虹,然后偷偷地发上INS。嘘,当作个秘密。

琰殊小段子04 (微现在时靖苏)



萧景琰十七岁时正式被封靖王,也开了府。林殊第一次跟着萧景琰来到靖王府,老老实实地给萧景琰行了个礼,嘴里还念叨着靖王殿下,甚至还要跪下。萧景琰被他此举搅得不知所措,连忙把人拽起来。这一拽,对上了林殊那双像猫儿一样的眸子,眼里全是得意劲。一瞥他便知林殊是故意戏弄,于是两人又嘻嘻闹闹打到一块去了。

那日林殊在靖王府住下了,还不愿睡偏院,非要和萧景琰睡一间,还大有把萧景琰赶出主房的架势。

“你的就是我的,这可是你说的呀靖王殿下。”后四个字说得是三路十八弯生怕他听不出戏谑。萧景琰说行行行,床归你,你归我。话一出就被枕头砸了个满面。萧景琰边回击边说到

“林家小殊,你非要在本王开府第一天和我睡一起。这不是摆明了要我娶你吗?”

林殊气得差点没吐血,追着萧景琰满屋子跑,二人都是武将此时却和幼童一般瞎闹。虽有长辈警告过林殊,萧景琰总归是皇子,不可太过放肆。也有人告诫过萧景琰不可太放纵林殊,任他胡来。说的人归说了,道理也有,听不听却是他们自己的事。

那些个道理,他们不是不懂,只是懒得去懂。一是二人还是年少鲜衣怒马之时,一心都扑在军事上,对一些事不屑也不愿去懂。二是他们对彼此的信任从不需言说。

记得几年前林府碎了一件古董,天天闯祸的林殊成了头号疑犯。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林燮也未深究,心下也以为是林殊闹腾的时候不小心碰倒的,便说了林殊几句。林殊反驳了几句,林燮也未当真,应付了事。

林殊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在一旁看了林殊被责骂的萧景琰上以为他是被骂了不痛快,便上前宽慰他说
“林帅也是为你好,何况他也未罚你,记得下次注意点就是了。”

话罢却没想到林殊狠狠瞪了他一眼,眼里被怒气委屈不甘愤恨填满,只字未说就回了房,之后半月都未理过萧景琰。

直到后来萧景琰带着十盒点心,好说歹说把林殊哄好了。林殊吃得满嘴都是点心屑,嘴里东西还未全部咽下去便急着开口说话,神情却是十分认真

“萧景琰你记着,谁都行,你可不能误会我。”

“当然,咱俩谁和谁,绝对没下次了。”

那之后萧景琰给予林殊的都是毫无理由毫无犹豫的信任。

因为林殊最恨被人冤枉,最恨被萧景琰误会。








梅长苏跪在靖王身后,看着那人一刀割断铃铛,竟是要与他断了来往。

“殿下!”

密道阴冷,寒气似乎已经侵到了骨子里,连同无法言说的所有挣扎和情感一起扎进了心里。


“没想到先生也是这种无情无义之人。”







靖苏小段子


靖王自封亲王后便变得忙碌起来,皇帝派下来的任务也多了许多。空闲时间虽比以往少了,靖王去找梅长苏的次数却不减反增。大多时候都是二人相对而坐,一人读书一人提笔,虽无言语,气氛却融洽得很。一开始是在密室里相会,只是随着渐渐入冬,靖王便主动提起到梅长苏卧室内办事,梅长苏应了。

卧室内温暖得很,窗子都闭着,暖炉在一旁烧着,靖王确是觉得稍稍有些热了。他本不是十分耐热之人,以前林殊身上暖得像个小火人,夏日里常常故意跳到萧景琰身上,重量暂且不说,光是身上的温度便可让萧景琰再和他打一架了。

靖王抬眼看了看裹得像个圆滚滚的团子的梅长苏,脸色好看了许多,心情似也不错,那原本因屋内热度而颇不耐的心情倒是烟消云散了。

梅长苏不知为何这日困意浓重,一个不当竟睡过去,握着笔的右手都跟着一颤,本就未拿稳的笔就落到了桌上,唤来了靖王的目光。梅长苏一个惊醒,收回右手,双手叠在一起缩进了宽大的袖子里。

-先生怎么了?可有不适?

-不碍事,只是一个不当心没握好笔。

说罢梅长苏便低了眉眼,躲开靖王的视线,这种因为不小心睡去而犯的迷糊到底是不愿让他知道。靖王见此,也未说什么,只是放下了笔,将桌上的书籍册子都一一整好。

萧景琰和林殊以前做什么都在一起,要是干什么把对方给落下了非得被对方骂得亲娘良心上都过不去才罢休。萧景琰已经开始读整本书的时候林殊还只认得几个字,林殊却不依了,非得和萧景琰看一样的书。可抵不过年幼,再怎么聪明也还是看不懂,往往就在认真读书的萧景琰身旁睡去了。虽时常有人拿这嘲笑林殊,林殊却也不管,就喜欢跟着萧景琰看他看不懂的东西。每每到后来,都是萧景琰收拾了书桌,还负责把他的小祖宗抱到床上去。





-先生累了还是早点休息的好,改日再来拜访。


梅长苏作势要起来作揖被靖王拦下,只好点了点头作别。靖王本已走到书柜前,却在离开之前又转过头来,


-先生下次要是困了就直接睡吧,只要不嫌我在这碍事。

说罢就走了,连给梅长苏反应一下的时间都没留。梅长苏手指攥紧了棉暖的披风,抬眼看了看窗外,怕是要下雪了。